已不存在的家鄉–紅毛港

,

家鄉與巴黎

突然發現Google Maps的上空圖,

任性地將巴黎聖母院和家鄉附近的廟宇放在螢幕前併列著,

它勾勒出我久遠的記憶,

然而兩種回憶放在一起,

像是廚子和了一些雜菜,

酸甜不一地刺激我的舌尖味蕾。

 

我還是喜歡它們分離遠一點,

我還是喜歡開著車回家鄉看海,

我還是喜歡帶著淡淡憂愁回憶心底的巴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