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動機

假性的緩慢

有那麼一天,我住在一家旅館裡,旅館在你入住前,給你一種既定的感受,它說:來這邊就是要放輕鬆,一切要慢慢來。

是呀!我被這樣的字眼所吸引,我想要緩慢寧靜,那怕只有片刻!只是我心中的慢和這裡的慢還是有差距,我要的緩慢是極度不受規範、不受打擾,然後用一種無速度的氣氛癱瘓二十四小時,所以我可以在任何時刻喝咖啡,我可以在任何時刻攤在一邊,我甚至可以大部分時間都在發呆,因為我的身體需要空白,需要慵懶的特權。

我好像沒有得到慢的享受,但我不能怪別人,因為慢速全由你控制,只是如果生活環境沒有辦法讓自己緩慢,我們是需要特殊環境來輔助的。

看來,我得在另一個心中的緩慢特區求得平靜。

我在三間屋

那個書櫃

一開始我對它有著刻版印象,

我以為在退休人的書櫃裡,

找不到新鮮的空氣,找不到廣泛的文字,

它埋藏的是過去數十年陪著主人一路走來未更換的書籍,

然而,我該為這樣的印象道歉,

那個書櫃裡,有徐四金(香水)、村上春樹(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哈伯瑪斯、榮格自傳、藝術,其實是個動詞、幾米(月亮不見了)、哈金(瘋狂、池塘)、槍砲 病菌與鋼鐵、慢活

 

牠們似乎習慣晚睡,

或是牠們抵抗不了外頭的寒風,

深夜一時,

牠們仍陪著我的筆桿輕落點字而嘎叫不停。

 

不被打擾

我要的就是不被打擾,

屋裡,沒有主人的盛情款待,

只有主人丟給我們的自由,

雖在牆邊、座椅、各個角落之間,

仍存有這是他們的屋子的事實,

然而,在這個夜裡,

我似乎有權利霸佔它。

 

欣賞的角度

我從音樂CD觀察它;

我從牆壁漆色觀察它;

我從布料染織觀察它;

我從地板高低層次觀察它。

 

清晨,陽光突然恩賜地投射進來,

昨晚的寒氣多了一股恩寵,

不是單獨的受寒。

 

在這裡,很多字,自然衍生。

 

我取消行程,決定停下來,和這個屋子靜靜相望。 

,

音樂隨我而去

挑選了幾片CD

我想要一種放逐的音樂,

要有風蕭的聲音、

要有冬季海的味道、

要有脫序不受控制的堅持、

要有死守CD片的鈍腦,卻又能輕易誘惑的隨便,

這些音樂要隨著我 到花東,

拋棄原音  放逐旋律  悠長寄放在太平洋。

Hable Con EllaTalk To Her阿莫多瓦的電影

美麗時光 小野麗莎

The Big Blue

旅行的意義 陳綺貞

The Early Years Vol. One  Tom Wait

水路 下課啦 客家阿淘

The koln Concert  Keith Jarrett

 

 

山頭

DSCN0091-1.jpg

緣分是個奇妙的氣體,

我以為它是詩意的、情緒的,

然而它卻透過空洞無情的電腦機器mail一份友誼給我。

 

我在她信中,看見她的無助;

我在她信中,聽見她的感激,

我心裡滿是疑惑,卻注湧泉水,

是的,如果我無法盡什麼心力給予這個世界,

至少可以伸出援手攙扶迎面而來的求助訊號。

 

九月初秋,

帶著兩三箱二手嬰兒用品,帶著四個稚齡幼童,

我們前往屏東泰武鄉排灣族的和平部落,

這個部落安份地倚靠在山邊,

鼻笛、小米粽、原住民黝黑的膚質、原住民無限的動力、

百步蛇、雕刻、族語、石版屋、吉貝木棉…

映入我的回憶手冊。

 

我慶幸自己來到這裡,看見我不太熟悉的事物,

回到平地後,久久無法釋懷,

該擔憂的是,社會資源全掌控在平地,

我們該給予山頭的他們什麼樣的資源分享?

什麼人才能真正幫助他們?

 

這一天,我心疼著我所認識的原住民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