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咖啡拓文字。之十一。《柏林童年》

April 19,2011
Starbucks。台南
《柏林童年》by walter Benjamin

午後三時,開始我久違的「咖啡拓文字」。
先換一支筆,這筆不適合現在。


面前,
是三層樓高的風景,
可以清楚看見樹頂端,
春天裡混著夏日微風,
樹葉搖搖晃晃,
是一棵樟樹吧?!

身後,
是一對交換語言的學生,
台灣學生付出中文教導著外國學生,
他們的語調有一種「急促」的呼吸頻率,
似乎急著學會這個國家的語言,
才能真正進入這個空間。

今日再讀Benjamin的《柏林童年》

量体温着实要折腾一番,量完以后我最想做的事就是一个人独处,跟枕头游战。在还不清楚什么是山脉和丘陵的时候,我对枕头造成的峰岩已经很熟悉了。

疾病就像是悄然到来一样又悄悄地离走了,但是,就在我快要完全忘记它的时候,它却在我的成绩簿上向我发出了最后的示意:簿子的下角标示出我缺课的小时数,可是,它们并不像我病中度过的时光那样灰暗单调,反倒像残疾军人胸前配戴的功勋带一样色彩斑斓地排列着。是的,成绩簿上这一排记录在我眼中其实是一列长长的荣誉标志:缺课,一百七十三小时。(「發高燒」篇)

他,原來身體不好。

我一直很喜歡「遲到」這一篇。

学校内院里的那只钟看上去由于我的缘故被损坏了,它停在”迟到”上。当我轻手轻脚地慢慢走过走廊时,一些教室的门后传来默默支持我的喃喃自语声。门后的这些教师和学生都是朋友。忽而,一片沉默,彷佛人们知道有个人会出现。我没发出一丝声响地扭动了门把手,阳光直射到我站着的那个地方。我走了进去,随之也打破了我那宁静的时光。

暗紅色文字來自《柏林童年》by walter Benjamin

咖啡拓文字,Link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