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咖啡拓文字。之十二。《羅蘭巴特論羅蘭巴特》

Dec 04,2012
自宅。灰局
《羅蘭巴特論羅蘭巴特》by roland barthes

07:25
半個月前,在台南一家咖啡小店,尋找羅蘭巴特。短短二十分鐘,吸入文字塵而急促呼吸。我念著它,想著它,深刻的刺激讓人念念不忘。


這裡混雜著家庭小說,因而人們在此將只看到個人身體的史前史—這身體走向工作和寫作的歡愉。

過去的時光裡,童年最令我著迷:今天仔細再看看,只有童年未帶給我對逝去時光有任何遺憾的感覺。

07:50
起了身,想抱杯熱茶,外面寒冷,鳥兒仍不忘早起覓食。

愚蠢在我身上激起的正確感情,應該就是迷戀(如果我們把這個字說出來的話):愚蠢緊緊纏著我(它很難去對付、去阻擋,它會在和您之間的拍手遊戲裡佔上風。

愛上一個理念。

Dec 05,2012

同樣的時段,我又回來了。
外頭正下著雨,冬日的雨不美,只有寒。

20121207-字源學-1

Dec 07,2012
Starbucks。高雄

作家很熟悉烏托邦,因為作家是意義的賦予者:他的工作(或說他的歡愉)乃在於給予意義、名稱,但必須是在有選結構存在的狀況下,必須依循是/不是的聲音為憑藉,二者擇其一:對他而言,這個世界就像是一個徽章,一個硬幣,閱讀的兩個面,他自己的現實是反面,烏托邦是正面。

因為早起,我無法選擇十點鐘開始煮咖啡的咖啡館,只好選擇了七點就開始的連鎖咖啡館。人還不多,但音樂太大聲,把我累積的氣氛攪得好複雜。人們的早起與甦醒,應該有更多方法才是!不是重音或是高分貝的音樂才辦得到。這音樂真的不適合R.B.

寫作是一種乾澀的、可行的歡愉,而不是在抒發感情。

暗紅色文字來自《羅蘭巴特論羅蘭巴特》by roland barthes

咖啡拓文字,Link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