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老下午

那個老下午,
刺冷的風,灌進微弱的身軀。
沒有「老下晝」一曲中的南風吹拂,
只有米莎的聲音一點一滴地滴進我的觸覺。


米莎的聲音在刺寒的老下午與我相見,
撥動著身體的感受,那是有溫度的聲音。
然後,又度過了幾月寒冬。

初春,等待她的音樂有如「介條河壩」一曲中濃濃河水流動著,
流進了耳,流進了心,
這份聲音溫溫厚厚的,任何的環境都有它沈靜的條件。

「老下晝」 by米莎
記得一個老下午 南風拂過田邊小路
路旁高低的田坵 蝴蝶飛來飛過去
想起一個老下午 毛毛雨打在梨花樹上
樹下一口井 井水面上 滿滿的花

就像這麼多的老下午 有時下雨有時天晴
就像這麼多的老下午 有時熱鬧有時冷清

就像這麼多的老下午
人 來來去去
花 開開落落
南風 走走停停

關於米莎的「河壩」,Link

一般留言 (1)

  1. 很好聽的聲音,但…購買不易….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