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音樂

那個老下午

那個老下午,
刺冷的風,灌進微弱的身軀。
沒有「老下晝」一曲中的南風吹拂,
只有米莎的聲音一點一滴地滴進我的觸覺。

牽動

清晨,備了早餐,
想起了東部的一天之初,
胡德夫的音樂把我帶到都蘭山,帶到太平洋。
他說:太平洋是美麗的媽媽。
他那寄往遠方的情感也牽動著我,
平靜的心在清晨喝下咖啡之前,
早已被攪拌的過度濃郁。

香味

換了一塊手工香皂,
整個洗手間溢滿玫瑰香味,
香味打動著我,左右我的行為與反應,
我又返回洗手間,停留半刻,
為的是沈迷這種香味。
我記得白玫瑰苦悶地坐在馬桶上,
那種憂傷,永遠都不是我想停留在鼻間的氣味。

鼓聲

現場是吵的,
當燈光漸暗,
他們緩緩地進入吵的世界,
以極慢、極穩重的心態置身於這個環境之中。

舞台下所有人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瀑布急流在一座湖泊下選擇停滯,
我們感受到穩重、沈靜帶來的力量。

是禪的氛圍,
以靜制動。

不只如此,
當鼓聲從鼓面上彈跳而出,
迴響整個夜晚、整個黑暗,
鼓動的不是氣氛,而是從心底跳出的感動,
於是,我哭了,一種揪著我心頭的哭泣,
默默地為「聽海之心」緩緩開啟。

雷光夏。我的80年代

詞/曲 雷光夏

那天吹來的風 穿過我的手中
卻又不肯停留
它就轉身飄離 被握到你的手裡
你也忘了 認真地對我說 究竟什麼相同
屬於我們的80年代
是你的笑容 或那首情歌
和走不完的鋼琴前奏

鼓手們還在昨天 靜靜等候

一封未寄的信 春天綻放了花
清晨醒來時候
是否你偶爾想起 那首未完的歌

認真地對我說 究竟什麼不同
屬於我們的80年代
是你的笑容 或那首情歌
和走不完的鋼琴前奏

哭泣的音符 已被緊緊擁抱

離開得越遠越好 我那軟弱的夢 誰也不在那裡面

用我的美好思念 和你的過去相逢 在下一個時間

一封未寄的信 春天綻放了花
清晨醒來時候
是否你偶爾想起 那首未完的歌

認真地對我說 究竟什麼不同
屬於我們的80年代

而你的笑容 已散失在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