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漁村的浪漫行徑


▲數十年前,這條巷仰望的星空,是我數星星的一片天,2007.08.29,拆卸一半的紅毛港

「乘涼」一詞是我在國小課本學得的詞,這個詞有動詞,有看似名詞的受詞,夏日的紅毛港,巷弄中滿是乘涼的人,可惜涼風並沒有順道進入屋內,很多時候,我的奶奶會約著我,在悶熱的夏日夜晚做一件浪漫的事。


奶奶拿著草席、點著蚊香,在烏黑的巷子地板上,摸黑地進行這件浪漫的事。
民國七十年的紅毛港,可能沒有冷氣機,節省的婦人連風扇都不願意打開。奶奶受不了夏日的熱氣,約我到戶外睡覺,我開心地手足舞蹈,躺在又硬又不平的地上,一點都不覺得委屈。
奶奶很快就睡著了,我看著廣大迷人的星空,不自覺地開始數星星,我總認為可以一次數完夜裡的星星,但總是被迷亂的數字搞得好混亂,奶奶睡得很深,可不管星星與我作對之事,她安靜也平靜。
我想她從前在房裡一定睡得很不舒服,悶熱、狹窄的木板床,竟然比不上刺硬、凹凸不平、有蚊蟲騷擾的巷子床!還是奶奶和我一樣,喜愛星星陪伴,漸漸地睡著。

voicexml
voicexml

一般留言 (1)

  1. 這讓我回想起過去
    父親也曾經把床整個搬到院子裡
    架上四方純白蚊帳
    我們一家就這樣躺在院子裡
    仰望星空
    百里香的香氣伴我入眠
    好美的夜晚…
    單純的幸福…
    這種氛圍是6星級飯店也營造不了的~~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