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吹頭髮

一連七天幫我吹頭髮,
怕我傷風受寒,
所以細心地撥弄我濕潤紛亂的髮絲。
一個人每天花十五分鐘用他的雙手雙指撫摸柔順我的頭、髮
那認真的情感鄭重地訪問我的心靈,
它悄悄地滲入我的表皮細胞。

母親的菜

我的母親是一個烹飪大師,她能夠獨自一人攬下數桌饕客大廚的工作,我喜愛她所做的每一道佳餚: 薑辣三杯雞海鮮咖哩飯傳統蕃薯麵紫芋香粥檸檬鱈魚排香酥花枝脆丸甜甘滷肉鹹蛋苦瓜番茄炒蛋韭菜烘蛋 這些美食伴隨我的成長,給予我味蕾的甜美記憶,但我仍不忘在我小的時候,一次發燒感冒,她問我想吃些什麼?我急口地說:「冬粉蛋湯」,十分鐘後,那碗一輩子難忘的冬粉溫暖地出現在我眼前。那碗湯,至今我都無法忘記它的美味。

純綷的心態(Wrote in 2002)

今晚,特別早洗淨身軀,我坐在音響及兩個喇叭前,聽著Tom Waits的音樂,音量調的很大聲,突然我有一種單身的感覺,有種清心純粹的心態,就像Tom Waits音樂的吉他聲,那樣清脆! 人們隨著年齡的增長,社會經驗的累積,想法參雜著雜質般的自私,怕自己受傷、怕自己被咬一口、怕他人佔了便宜,於是,很多當初的純粹被污染了,就像清脆的吉他聲透過機器傳送出來,仍有硬硬的感覺。它是被污染的。

是星期一還是星期二Monday or Tuesday~維吉尼亞•吳爾芙

monday or tuesday.JPG

 

 

 

其實讀Virginia Woolf的作品需要很安靜的環境去醞釀敏感的心思,透過這樣的安排或許能夠捉摸到吳爾芙的神經質細度及女性特質厚度,故事到最後一個字通常令人感到無奈、悲傷,也許是因為這十七篇敏感的短篇小說,讓我有些害怕接觸這樣過度細膩的心思。
我相信,她是不快樂的。
看看「牆上的斑點」這一篇吧!

衛生紙說

我是純白的衛生紙,
純白的衣服鋪上各式泡狀花樣,
我是那樣乾淨無瑕、無法批評。
然而幾分銀兩把我的下場轉變得很骯髒,
我戲劇化地被分配到餐桌、臥房、廁所間,
沒有人善待我,一抹灰塵、一些碎食物、一顆蜜桃大屁股,
唉!如果可以,請為我留下最後一張純白衛生紙,
擦擦我那無奈的眼淚。

矛盾的阿姆斯特丹

荷蘭藏書票.jpg

一個城市,如果可以重遊,
你會選擇哪一個地方?

我認識一個城市,相處不久,卻深刻動人。
她溫柔、美麗,卻不和諧;
她撒野、放蕩,卻懂得收斂。
第一次見到她,那運河縱橫繞行,擄獲我的目光,
斜長熟悉的荷蘭小屋歪著頭歡迎著我。
當走進小巷內,發現貼心大方的荷蘭人將可愛有趣的家中裝飾物朝外擺設,
讓路人能夠欣賞腳邊地下層上方的可愛飾品。
17世紀是荷蘭冒險激進的航海時代,
17、18世紀也是維梅爾、林布蘭創作的豐富年代,
在我眼前盡是美麗風情的阿姆斯特丹。
然而,矛盾、淘氣的她,想表達的不只這些!!
舊教堂邊紅燈區的撫媚女子呼喚著心動的男人,
大麻、同性戀、酒吧演奏著黑夜進行曲,
如果可以,請在午夜走在街上,你會驚見成堆的垃圾在路邊等待被運走;
如果可以,請在清晨打開窗戶,你會看見一個酒鬼在運河旁撒尿、謾罵。
去一趟阿姆斯特丹吧!感受她兩極化的表現,她會給你深刻的城市面貌!
而我,如果舊地再重遊,我想應該是因為那家書店的複製版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