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書

《異鄉人》

朋友Y告訴我,他喜歡這本書,我惦在心裡,看著他的作品悄悄地畫入《異鄉人》的影子,更讓我覺得非好好讀不可。早就該讀卡繆的書,不是嗎?怎一直拖這麼久呢?不過一星期時間,就可以慢速的在睡前讀完,卡繆文筆順暢,很快就可以讀到心裡。但真的讀到心裡了嗎?我很質疑自己碰觸多少?為何起的漣漪不如想像中那樣驚動一切,是我年紀太大了嗎?我的枕邊人斬釘截鐵的告訴我:「是!」他告訴我,這是一本年輕時候就要看的書,十七八歲應讀的書。或許太多的歷練就會讓自己也像莫梭一樣,很多事都無所謂了。

【讀些。寫些】《人間失格》

閱讀前,我並不客觀,攜帶著預期心態來讀太宰治的《人間失格》,這本半自傳式的作品應該是讀者認識他的捷徑,看著故事周旋在一段又一段自找麻煩的情節中,忍不住想著,到底太宰治(1909-1946)是怎樣的一個人?在世俗眼光中,故事中主角大庭葉藏頹廢混世、不長進,一副不想為什麼而改變,想要草草結束生命,在那個時空背景下,是不是大環境使他走向自我滅絕?而太宰治本身也是如此嗎?被定位於「無賴派」作家又是如何?

,

《十載遊記》記錄了我的家鄉-紅毛港

自從2012年看過高雄美術館「約翰.湯姆生世紀影像特展」後,我對於John Thomson非常有好感,因為他得以讓世界看見19世紀台灣的樣子,我深刻記得,他踏上台灣土地是在1871年4月2日,從打狗港上岸,也就是我的家鄉。曾循著他可能走過的路線,到台南左鎮、木柵及高雄內門,心想著,一百多年前,他帶著笨重的相機,走在崎嶇難行的山路,為的就是拍攝台灣原住民,沒有他的冒死探險,我們無法看到那時的西拉雅平埔族。

【讀些。寫些】《大江健三郎 作家自語》

總是給自己一些任務,

今年或許是「大江健三郎」年,去年應該是「是枝裕和」年。

讀了這本以訪談方式紀錄的書,不僅大江先生回應許多個人執著的生活想法,並給予讀者宏觀的文學看法,採訪者尾崎真理子也飽讀大江先生著作,問題執著核心,令人欽佩。

【讀些。寫些】《宛如走路的速度》

觀看是枝裕和的書籍與電影,常常會互相結伴相約,

兩兩推波助瀾下,書讀了,電影也看了。

在圖書館借了《宛如走路的速度》,不過一星期就把他的隨心紀錄讀完,

連帶著對於MOD電影頻道上,曾漏看的《花之武者》也想趕緊補齊觀看。

平凡的描述者,淡淡的口吻有時反而最能留住人的心。

【讀些。寫些】《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

觀看是枝裕和的電影其實需要一點心境,而且必須拋掉對商業電影評價的要素,最需要的條件是「耐心」。
看過幾部他的作品,《下一站,天國!》、《幻之光》、《第三度殺人》、《空氣人形》、《橫山家之味》、《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比海還深》、《我的意外爸爸》、《海街日記》,每一部看完幾乎都會讓人停頓一些時日,整個腦子想著這些劇情(甚至在夢裡),以及遺留下來,駐留在心裡的後座力。

【讀些.寫些】《民藝之國 日本》

讀完《民藝之國 日本》後,會羨慕日本有個柳宗悅,也想著台灣是否有人這樣踏查全國,蒐集民間手工藝的毅力之人?
柳宗悅花了近20年的時間,走便日本,說是鄉村小旅行也可以,他逐一踏查各地小鎮,將日本手工藝一一記錄,寫此書用意是想讓年輕一代知道日本曾有過傲人的民藝,並喚醒國人保存並珍惜這些傳統技藝。這本書原完稿於1942年,後來因二戰,遂於戰後出版。節錄幾段感動我的字句: